其实,要怪关有寿还真怪不着。他一家人来之前,不说李铁军这个当姑爷的,就与他交好的田胜利、赵家,还有马振中八兄弟来探望时一个个的可没空手而来,他们或多或少都带了礼物上医院。

如今这个床头柜的柜门内已经塞满罐头和饼干红糖,还有一篮子鸡蛋,你让关有寿当时将东西放在哪儿?

只能说有些人根深蒂固地带有偏见,而作为罪魁祸首的关平安哪能想到她无意间又让她老子背了一次黑锅。

以她的心思,前几年她姥爷住院期间,她可是包圆了她姥爷姥姥的一日三餐,甚至连住在县城的叶立冬都占了不少便宜。

姥爷是亲的,她祖母也是亲的,不管内里有多少矛盾,表面上她总要不让认识她的医生护士讲究她家不是。

这就是所谓的死要面子,活受罪。

正如刚刚一听说中午家要赶到叶家堡拜年,她又屁颠屁颠地跟着她娘带上粮票去粮站换粮食一样。

当闺女的正月里回娘家拜年,已经打包小包的上门,就是少带了一家子口粮,难道背地里还能讲究你不成。

关天佑就觉得他妹妹在这一点上面总会傻里傻气。照这么算的话,他姥爷之前来他家待了一段日子,岂不是都要算清。

再瞅瞅妹妹说一句,立马就跟上的哥们,关天佑无语问天。他英明神武的小北哥啊,可算栽在了安安手里。

他是该阻止,还是附和?

阻止?

清新可爱美少女花丛写真甜美动人

妹妹是亲的。他妹妹就是错的,哥们也必须觉得是对的。这种概念绝对不能纠正,最好保持一辈子。

附和?

真肉疼。

一次错误还没啥,可次次如此呢?他就是打算好了将来多多赚钱养活这俩败家玩意,可也愁赚的不够他们花啊。

关天佑闷笑出声,上前揽过他娘叶秀荷,“好了,娘,差不多了。再多的话,我那些姨啊,今儿回娘家多尴尬。”

擒贼先擒王,呸呸呸……他又胡思乱想了。不过,此刻,他要先逮着他娘这个主凶倒是一定错不了。

“是啊,娘,爹他该找咱们了。”往车上装了一袋口粮之后倒回来的齐景年闻言附和道,“时间不早了。”

“娘,差不多了。有啥话,爹爹也该和我奶说完。”关平安朝一旁粮站的工作人员笑了笑,转身既走。

关天佑终于满意地瞥了眼妹妹。要是再买,他一定要拿起长兄的架子,非让这俩败家玩意儿好好见识不可。

没的,一个个的觉得他家日子过得好的不得。他爹要是想把祖父那一万多块钱花在祖母身上,他不赞同但也不反对。

但他姥家?

还是算了吧。

该孝顺的,他娘早就孝顺。再多,不是过了,而是过分。他关家是关家,叶家是叶家,他关家人也成不了叶家人。

县城几条主街不多,可逛的店家更少。溜达而来的关有寿直接上了邮局这条主街,果然附近空地停在一辆车子。

关平安从邮局出来时正好见到倚靠着车子晒暖的关有寿,急忙快步向她老子走去,“爹爹,你啥时过来的?”

“刚刚。”关有寿朝邮局的方向抬了抬下巴,“你娘也在里面?”

“对滴,明海哥在,我娘要亲自给爷爷发电报,小北哥要给他家发电报,还要给薛叔他们发份电报。”

而她嘛,既然不打电话,她就不想在里面待着。当然,她更担心的是她爹和她祖母交涉之后心情不好。

“我娘快出来了。”关平安瞄了瞄她老子脸色,委实看不出情绪,“来邮局前,我换了一些粮食,不多。”

“不多是多少?”

“二十斤白面。”关平安迟疑一下又添上一句,“还有三十斤苞米面。我和我娘说了其他东西就少带一些,年前刚寄过。”

关有寿好笑地斜倪着闺女,“行了,想给就给,多大的事情。”只要别一下子从小葫芦内搬出个百来斤细粮已经做得非常好。

“嘿,嘿……爹爹,谭书记那儿,你打算几时过去拜访?我听小北说他明年可能就要调走,我五叔考虑好了没?”

关有寿点了点头,“进修的事情,你五叔会考虑。”至于将来?路都已经铺好,就看个人选择,他再掺和就不适合。

“等去了你姥家回来,爹再带你哥他们俩上门一趟。你呢?是想陪你娘待你姥家几天还是跟爹走?”

“跟爹。”关平安果断选择了跟她老子混。迟疑一下,她还是忍不住问出口,“我奶听说昨晚的事情,火了吧?”

“……他们三兄弟跟咱们前后脚上了医院。”说话间,关有寿见不远处的邮局门口出现叶秀荷他们几人的身影,速度说了一句,“他们不是问题。”

谁不是问题?

他们是不是包括她祖母在内?

关平安若有所思的瞄了瞄她老子,朝对面叶秀荷他们几人招了招手,快速溜到驾驶位边上的车门边上。

一打开车门,她就钻入里面坐好,反手就带上车门关好。哼,一个个的居然还不信她的开车技术。

要知道她可是跟霍哥他们混过的。别说开小车,就是大卡车都绝对没问题。她关平安还不信了世上有她不会玩的车子。

关有寿差点扶额。

他闺女还真是什么不让她动,她就偏偏最想动。说她呢,先生就说谁让你们父女俩人随了根儿。

什么根儿?孩子祖父的根。其实怪冤枉人的。明明他自像自,他闺女倒是像她,但跟那人有何关系。

“悠着点。”

“好嘞~”

“爹,我坐边上看着,你做后面歇会儿。”齐景年过来时就见他关世叔又一次在父女之战中完败。

新手驾驶员暗暗赠送给了他一双白眼球,居然敢小瞧本姑娘,等着!“速度速度,该起驾了。”

你以为你骑马?

通往叶家堡的路上,车子由慢转快,还越来越快,惊得坐在后座之一的叶秀荷急忙叮嘱闺女慢点,慢点,再慢点。

“娘,已经很慢了。”

“你再快就是飙车了。”

哟,她娘亲居然还知道飙车。“放心好了,咱们一家子都在这儿,你让我飙,我都不敢飙。这是正常车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