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知道呢。”封彩月一想起封彩箐就觉得脑壳疼,她索性把这个糟心的庶姐给抛到脑后,拉着阮明姿的手,关切的问起了玉颜粉的事,“……那个玉颜粉怎么样啦?”

阮明姿想了想:“应该没什么大问题?”

她忍不住又笑,“倒是那位姓于的小姐,帮了我良多。”

起到了一个天然宣传的作用。

封彩月一听双眸便亮晶晶的:“是莺莺吧?她性子直爽的很,是个很好的姑娘!”

阮明姿笑着点头。

两人说说笑笑的往前走,园子里时不时碰到听说了玉颜粉神奇功效的千金小姐,感兴趣的拉着阮明姿不放。

阮明姿倒也很有耐心,细细的给这些千金小姐说起了这玉颜粉功效的事。

封彩月兴致昂扬的看着阮明姿在那推销玉颜粉,时不时的再现身说法,指着自己的脸,给阮明姿作证:“是真的,你们看我这脸,是不是比先前白了很多?我才用了几日呢,我娘也在用,今儿好些个夫人都夸我娘看着年轻了些。”

封彩月系出名门,在场的这些小姐也没几个家底薄弱的,哪怕不熟,大家也都或多或少在一些宴席上见过。

这会儿封彩月指着自己的脸,还凑近了给旁人看,旁的小姐虽说有些吃惊,却也细细的端详了起来了:“别说,好像真的白了些。”

“那是。”封彩月颇有些小小的得意,她笑嘻嘻的挽上阮明姿的胳膊,“我都不拿我明姿姐姐的脸来作证,免得你们说她是天生丽质——不过她这脸确实皮肤好得不得了,就跟那个刚剥了壳的鸡蛋一样,让人又羡慕又嫉妒。”

粉嫩私房女仆装少女清新如阳明媚写真

她这话一说,其他人又忍不住细细的看起了阮明姿的脸。

以往她们看阮明姿,只觉得这是个绝色大美人儿,眼下封彩月这么一说,她们又细细的看过去,观察起阮明姿脸上的皮肤状态来。

这么一番细细端详,这些千金小姐们心下只生出一句感慨来——这阮明姿,果然是个脸上半点瑕疵都没有的绝色大美人儿。

同时,她们心底也隐隐生出了一点想法,若是她们也用这玉颜粉,不说像阮明姿一样倾国倾城吧,那最起码是不是也能皮肤好上不少?

这几个千金小姐都忍不住目光灼灼的看向阮明姿。

阮明姿不由得失笑,还是做了个说明:“诸位小姐原本就年轻漂亮,皮肤其实也没有什么太大问题,这个玉颜粉更多的还是起了个调理的作用,会让诸位小姐从内到外散发着光彩……大家若是感兴趣,到时候我的店铺开了业,大家可以买一些回去,也可以给家中的长辈试一试,相信到时候,大家会被这玉颜粉的效果所震惊。”

几位千金小姐被阮明姿说得心动,哪怕后面阮明姿说那店铺开在储凤街上,几位千金小姐依旧是兴致满满的样子,当场就同阮明姿约好了,到时候开业了会给她捧场。

阮明姿笑着点头,送走了这一拨。

而后又是这么一拨,两拨……

看着大家都很感兴趣的模样。

封彩月激动的说不出话来:“这么多人!明姿姐姐,到时候你开业,一定会很热闹的!”

阮明姿却笑着摇了摇头:“其实也未必,这会儿是碍于这么一个情绪渲染的环境,这些小姐们正在兴奋之中,自然会觉得储凤街没什么,应下来。不过后面回过神来她们想一想,可能忌惮的也是有一些的……不过这也没什么。”

她粲然一笑,“广撒网,重点捕捞嘛!”

封彩月琢磨了一下阮明姿这话,忍不住露出个笑来:“也是!”

小姑娘脑子总是天马行空的,思维跳脱的很,先前还在开心,过了会儿又不知道想到什么,突然面露担忧的神色,忧虑的问阮明姿:“可是……明姿姐姐,那么多人,你到时候怎么通知啊?”

阮明姿微微一笑,浑不在意道:“我都记下来了啊。”

封彩月一时还没明白过来:“记下来什么?”

阮明姿对封彩月这样的可爱小姑娘,总会有无限的耐心,她笑吟吟道:“就是每个约好说要我开业时下帖子通知她们的小姐,我都记下来是哪家的小姐。到时候雇佣个人,去挨着送帖子就是啦。”

封彩月目瞪口呆:“那么多人呢,明姿姐姐,你,你都记下来啦?”

阮明姿很谦虚道:“记忆稍微好一些罢了。”

封彩月丝毫不怀疑阮明姿这话的真实性,她又忍不住露出了对阮明姿的星星眼,陶醉道:“明姿姐姐,你好厉害呀!”

两个人说说笑笑的,突然见前头拱门拐角那有些嘈杂,几个千金小姐带着丫鬟不知道在那儿看些什么。

封彩月来了兴致:“咦,她们在干嘛呀?明姿姐姐,我们去看看?”

左右眼下无事,阮明姿应了一声,随封彩月过去了。

结果一过去,封彩月的脸就青了。

不远处,一位俊俏潇洒的锦衣公子哥,这会儿正抱着封彩箐,从对面的小道上,往这边拱门行来。

围观的那几个千金小姐,见了这一幕,都先是有些讶然,继而脸上带上了几分若有似无意味深长的笑来。

她们倒也没指指点点的,但那神情,比之指指点点还让人羞愤欲绝。

封彩月头皮都要炸了。

阮明姿只感觉到封彩月的手是在颤抖着的。

封彩箐似是见了众人,嘤咛一声,便羞怯的稍稍挣扎了下:“屈公子,放我下来吧。我,我可以自己走的。”

那屈公子倒很是善解人意的模样,将封彩箐放了下来,关切的问道:“封小姐,你的脚还好吗?”

封彩箐不胜娇羞的抬眼看了那屈公子一眼,声音娇软的像是水一样:“还有些疼,不过,我可以忍。”

那位屈公子脸上便露出了赞赏与心疼的神色来:“封小姐真是坚强。”

封彩月看到这一幕,都快看吐了。

她强忍着快要炸开的头皮,青着脸上前,冷声问封彩箐,直接问道:“你这是想干什么?!想把封家的脸都丢光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