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年菜?这范围就广了。所谓的年菜,寻常人家就讲包个饺子什么的,但要讲做年菜?可就讲究了。

旧时,京城大富大贵的人家每逢过年都会专门聘请厨师专做年菜,准备个几桌甚至一二十桌的。

当然,张嫂肯定不是指这种铺张的年菜。她暗指的还是大年三十儿团圆饭和正月里客人上门的饭菜。

虽说一地一风俗,但每年从祭灶、扫房子、蒸馒头、置年货、剪窗花、贴年画,贴对联一直忙活到除夕,开始过大年都是大同小异。

就比如年初五之前不许动刀这个习俗就两地通用。这几年以来关家倒是一到小年就总会先备足年菜。

一来关家要招待关欢喜回娘家这就一桌,再则关有寿八兄弟正月一桌,这两桌就是最晚到了除夕前,所有的饭菜都必须准备好,等有客上门就能现吃现蒸。

今年是与往年不同。但少了回娘家拜年的关欢喜一家人和他们八兄弟团聚饭,并不是代表正月里就没了客人上门。

张嫂就听齐家的阿姨说老太太进入腊八就开始吩咐什么食材留下,好等年二十八开始准备年菜在正月里邀请关家上门。

小姑娘脸皮薄,张嫂无意当着关平安的面明说。此刻,她唯有朝叶秀荷挤挤眼,无声道了句,“小北。”

叶秀荷悟了~

“闺女,这里快好了,交给我和你婶子就行。你帮娘去瞅瞅你爹他们在干啥,问你爷爷他们饿了没。”

“哦。”

白衣女郎林中娇笑极致媚人

“套上外套啊。”

“好。”

被打发出去的关平安从东厢房的游廊穿过去往梅家的通道,到了正房,客厅内人员都在却独独不见梅老。

“你们这是咋了,出事了?”

与往常不同,这次关有寿闻言还是脸无笑意,收回了望着书房的目光,指了指边上的小方凳。

关平安打量一圈梅大义,齐景年,关天佑,目光落在了书房。搬起小方凳,她特意挪到关有寿身边。

梅爷爷居然不在家!

“咋了?”

“等电话。”

“啥事?”

关有寿摇头。

见状,关平安瞟了眼低头的齐景年,抬头望屋顶的关天佑,还有走神的梅大义,她不由地蹙了蹙眉。

装木头人?

她也会啊。

关平安若有所思地瞟了眼她老子。

“叮铃铃”的电话声响起,关有寿弹了起身,一个健步就冲进书房,随后呼啦啦的跟了进去。

“是我。”

“消息确实。就是今晚七点半多,海城发生七点三级强度的地震。幸好早有防御,具体的等我回去再说。”

“好。”

好啥呀?关平安掐了一下自己,立马瞪圆双眼。看着挂了电话的关有寿,她不得不急问道,“爹,啥叫早有防御?”

“地震局早有预测。”

“我咋不知道?”

关有寿差点失笑出声,无语地拍了下闺女脑袋,“行了,一切等你爷爷明天回来再说,先别告诉你娘,爹会亲自跟她说。”

“你想跑过去?”

“……再说吧。”

梅大义闻言连忙跟上,“咱们立刻捐款捐物资,你一个人过去有什么样。听话,别让孩子担心。”

“好,我不去。闺女,豆包包了?”

后来的关天佑看向身侧的齐景年,指了指前面的关平安。

齐景年见状微微摇头。

“差不多了。”心不在蔫的关平安说着,飞快地往回倒想着这段日子以来她老子的言行举止。

难怪!!!

可当时不是说了三个月后交给他粗粮?难不成天灾真能预测,她爹早就得到消息?那马振中这一趟来?

“爹爹,老家,我姥他们?”

“无恙。”

关平安见拉走梅大义的关有寿挥手示意他们仨人先回去,有心问他们俩现在是去哪儿,想想,她又转头看向齐景年他们哥俩。

齐景年俩人朝她露出笑容。

好丑~

冬夜能干嘛?

抄书。

几年下来,关平安已经习以为常,只要梅老加夜班,她就得抄书。反正一到晚上,她又无处可去。

“啥?”

随着齐景年话落,关平安的手一抖,一团墨汁滴在了纸上,但此时她哪顾得上毁了的几张纸。

脱口而出的关天佑蹙紧了眉头,接连问道,“这么说,你早就知道?地震办真能推测出来,不是我听错?”

“之前就据说有九成把握是半岛中南部。”齐景年朝兄妹俩人安慰地摇摇头,“无须担忧,省里早已发了简报。”

关平安搁下了笔,沉默片刻之后看向天佑。

兄妹俩人相视一眼。

齐景年见状不得不提道,“以叶姥爷的人脉,他不可能不知此事。你们可别乱来,地方肯定有所安排。”

“是你先通知我爹?”

“也不算,梅爷爷早就知道。”

关平安抿了抿嘴,“当时没给出准确时间?”

我的小姑奶奶,这是地震局专家预测,而不是预言。齐景年瞟了眼她,“关小竹不是就没提过此事。”

关天佑斜了他一眼,那你不告诉我们干啥?“妹妹,确实,要不然这么大的事情,那人肯定不会忘了。”

关平安看着他不语。

“放心吧,我不会擅自跑回老家。”关平安停顿了一下,“等爹他回来,咱们先看他到底咋打算。”

关天佑立马问道,“爹要回老家呢?”

关平安果断摇头,“不行!去啥去,爹他一个人过去又能起啥作用。等等再说,咋地也得梅爷爷回来再说。”

可语气再肯定,关平安心里无比清楚。谁也拦不住她爹想去灾区的决心,否则他绝不会提前就让她准备粮食。

甚至,他会用何借口留下她,她心里也有数。可一个小锦囊能装多少东西,哪有她亲自出马方便。

“哥哥,你们先去前面等着,我估计娘她们快好了。我先去泡个澡,回头也去前面等咱爹。”

“别瞎跑啊。”

“半夜三更的,我能跑哪儿。”关平安朝后挥了挥手,“放心吧,我不会乱来,我答应过你们三年内不出远门。”

齐景年推了推他,示意他先去前院,自己在书房守着。至于什么三年内不出远门?信了,你就输了。

“哥,咱们?”

瞧~

这又一个脚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