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单单是木叶村的人,基本上所有人都知道,这些代表着面具的忍者代表着什么。

木叶最神秘,甚至很有可能是最强大的部队。

——暗部。

可是为什么……

“火影大人?”

作为火影参谋的奈良鹿久忍不住看向猿飞日斩。

暗部,可是直属于火影的部队。

而猿飞日斩,此刻的脸色也有些难看。

他站起来,然后扬高声音喝道:

“你们在做什么?退下去!”

虽然说看起来已经年迈,但是此刻的声音竟然洪亮到在整个广场上翻滚,不少他国的忍者都是心中一凛,木叶的这位老火影,似乎和传闻之中的有些不大一样。

然而,即便是面对火影的命令。

校园美女运动场上甜美写真图片

这几位暗部的忍者,依旧是一动未动。

甚至,猛地拔出刀来。

现场顿时一片的哗然声,在这样的场合,对一个忍村的影摆出攻击的姿态,近乎就等同宣战了。

可是,木叶与砂忍村是同盟啊。

“火影阁下。”罗砂此刻的表情,也有些阴沉了,“这是什么意思?”

虽然他此次来木叶,也是心存试探的目的,但怎么也没有想到,居然会先被木叶的人拔刀相向。

他甚至怀疑。

这是猿飞日斩刻意安排的一幕,目的是试探他的开罐信息。

但猿飞日斩的表情更加阴沉了,他知道,这五个是根部的忍者,但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些人居然会无视他这个火影的命令,团藏……已经有些触及到他的底线了。

“将这几个忍者拿下。”

猿飞日斩直接下令到,无论如何,木叶与晓组织的大战在即,他都不想要在这个时候再和自己的盟友闹翻。

唰唰唰——

数道身影来到了台上,直接朝着那几个根部的忍者冲去。

而那几位根部的忍者,就好像没有任何反应一样,甚至都没有动手。

“且慢!”

一道声音,突然传来。

那几个奉了猿飞日斩命令的忍者看了一眼,不由停下动作。

因为,那里走过来的是三位老者。

志村团藏、水户门炎、转寝小春。

木叶如今的高层顾问。

仅仅是一位出现,还不足以让他们暂缓火影的命令,但三位同时出现,即便是他们,也不由停下了动作。

看台上面已经传来了窃窃私语。

“竟然是水户大人,转寝大人,还有志村大人。”

“这是怎么回事?”

“这三位大人竟然同时出现。”

“难道发生了什么……”

而担任秩序维护人员的卡卡西与迈特凯对视了一眼,也都察觉到一丝不对。

至于罗砂。

视线更是直接集中在志村团藏的身上。

他随身携带的徽章告诉他,目光之中的这个人,是一位开罐者!

“团藏!”猿飞日斩的身形一瞬,竟然也直接来到了广场之上,他深深的看了眼团藏,还有水户门炎和转寝小春两个人,沉声问道,“你们这是打算做什么?”

“日斩……”转寝小春那同样有些苍老的视线看了猿飞日斩一眼,摇了摇头,“你实在是太让我们失望了。”

“你到底在说什么?”

猿飞日斩的眉头皱起来,锐利的视线最后定格在了团藏的身上。

直觉告诉他。

这一切都与团藏有关系。

“还是让我来说吧。”团藏向前走出了两步,视线毫不退缩的和猿飞日斩对视,声音洪亮,“日斩,你身为火影,对木叶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但是,你不应该对村子隐瞒重要极为重要的情报信息,更不应该,在面对着足以毁灭村子的危机时,却因为你的心软而放任自如。”

这一段话说完了之后。

场地上的众人再也无法保持冷静。

木叶的一些人哗然的站起来,吵杂的讨论着,而不属于木叶的人,则不可避免的有些紧张和慌乱。

因为,他们感受到了政变的气息。

几个疑是木叶高层的人,公开批判木叶的火影。

这近乎就代表着混乱。

“足以毁灭木叶的危机?”猿飞日斩看着志村团藏,有些困惑。

隐瞒重要情报他大概猜得到是什么,有关沈默,有关罐子,但这件事情关系巨大,他身为火影,暂且隐瞒,也能够被村子里面的人接受。

但足以毁灭木叶的危机?

还是因为心软?

猿飞日斩看了一眼脸色阴沉的罗砂,有一点不太妙的感觉。

“哼。”志村团藏重重的冷哼了一声,声音传到在场的每个人耳中,“我掌握了准确的情报,砂隐忍村,与我木叶的叛忍,火影大人的亲传弟子大蛇丸勾结在一起,指定了名为木叶崩溃计划的阴谋,欲撑着此次中忍考试,摧毁我木叶!”

这一句话,甚至在场面上带来了短暂的寂寞。

但很快,就是犹如海啸般的哗然声。

“砂隐忍村竟然有这样的阴谋!”

“我们可是同盟!”

“还有大蛇丸,那个那村子里的人做实验的叛忍!”

“说,你们砂隐忍者是不是要发动战争!”

基本上木叶的忍者全部警惕了起来,手持武器,而砂隐忍村的那些人,全部一声不吭,只是警惕的看着众人,朝着自家的风影大人慢慢靠拢。

因为,他们原本的确是有这种计划。

只不过风影大人的最新命*******取消。

但没有想到,居然在此刻暴露出来。

“风影阁下。”猿飞日斩也有些不敢相信般的看着罗砂,沙哑着声音问道,“这是真的吗?你们真的准备对我木叶发动战争,还是和大蛇丸联盟?”

如果是真的。

那的确是他不可挽回的过失。

因为,他甚至还想着和砂隐忍村合作,共同对付晓组织,那岂不是更加引狼入室?

罗砂没有说话。

脸色有些阴晴不定。

他不知道木叶有没有掌握证据,甚至不知道此刻的猿飞日斩是不是在演戏,为了占据战争理由的制高点。

因为。

如果木叶调查到了他们原本的计划,那也应该知道,他已经取消了计划才对。

“日斩,我早就说过。”

志村团藏用正气十足的语气扬声说道,“砂隐忍村,尤其是这位第四代风影,根本就不是可以信赖的盟友,谁不知道他性格残暴,甚至屡次三番试图杀害自己的亲生儿子,可是,日斩你不但不听劝告,竟然还准备和这样一个这样毫无人性,令人发指的人合作!”

妙书屋